1. <s id="0jatk"><nav id="0jatk"><track id="0jatk"></track></nav></s>
        奇书小说网 > 曹操喊我去盗墓 > 第481章 你搁这叠BUFF呢?(4000)

        第481章 你搁这叠BUFF呢?(4000)

          不过吴良倒也并不介意。

          他与曹老板之间本来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,曹老板在利用他的同时,他何尝不是在利用曹老板来实现自己的抱负。

          大家都是成年人,互相之间有利用价值未必便是坏事。

          至于吕布……吴良也并不在意他究竟有什么想法。

          他们二人本就不是一个体系,而曹老板将吕布收为义子笼络于他,也绝对不会是因为吕布刨了大汉皇室的祖坟,看中了吕布刨坟的潜力,他只是想要得到吕布的武力与他麾下的整个军事集团罢了。

          因此吴良与吕布之间,其实并无直接的利益冲突。

          这次庆功宴本来也不应该有什么利益冲突。

          因为吴良立下如此奇功的本质还是盗墓,非要归类也只能归入内政或是后勤类,而吕布立下的则是正经八百的军功,这就好比跳水冠军与射击冠军,两者都是不同领域的冠军,根本就没有可比性。

          但曹老板没有说明,也没有办法说明,还要放到一场庆功宴上来说,并且还将吴良放在了庆功宴之前去表彰,这就是问题了。

          如此想着的同时,吴良还用余光留意了一下吕布的表情。

          此刻吕布正蹙眉望着他,心里显然已经有了想法。

          结果。

          “因此我决定,即刻上书朝廷举荐吴将军封侯,以表他此次立下如此奇功!”

          曹老板略微停顿了一下,接着便又说道。

          其实“上书朝廷”就是走个过场,因为封侯乃是汉室天子的特权,曹老板现在对外的官职还是朝廷的兖州牧,由他来为吴良封侯自是名不正言不顺,到时还会落得一个自立为王、狼子野心的名头,免不了要遭到天下士族大公发文辱骂,似董卓一般成为众矢之的。

          各路诸侯对这种事都心知肚明又心照不宣,也都是如此行事,反正现在的天子才出董卓之手,便又被李傕、郭汜把持成了傀儡,早已是名存实亡的状态,对于这些诸侯几乎没有任何约束力。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这一次诸将竟没有哗然,而是目光复杂的看向了吴良。

          原本便是曹营第一个曹老板册封的中郎将,现在又是曹营第一个曹老板亲自上书册封的侯爵,这已经充分说明了吴良在曹老板心中的地位。

          羡慕嫉妒恨啊,可是又完全比不了啊,人家只带了一个区区数百人的工匠军,连战斗单位都算不上的后勤杂牌军,却能屡次立下奇功,这你上哪里说理去?

          谁敢在这时候表示不服,曹老板扭头来一句“你行你上”不得被噎死?

          “如今瓬人军驻地正在庸丘,那就封你做个庸丘候吧?即日起庸丘屯田军民皆是你的食邑,你可满意?”

          曹老板沉吟了一下又道,似是对吴良说话,声音却一点不低,也明显是说给客堂内的诸多将领听的。

          “满意!明公赏什么末将都心满意足!”

          吴良连忙挺胸答道。

          大发了……曹老板这次真心是下了血本在赏他。

          需知侯爵与侯爵之间亦是有着不小的区别,这年头许多杂号侯爵封了也只是挂个名字,只能算是口惠而实不至的口头表扬而已,连俸禄都不带给增加的。

          但曹老板封吴良这个“庸丘候”却是直接分了地盘与食邑。

          这意味着什么?

          依照汉制,这意味着从今日起庸丘便不再是一个县了,自吴良领了庸丘候之后,庸丘县将正式更名为“庸丘国”,那些封赏给他的食邑边都是“庸丘国”的子民,吴良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制定税法向他们征税,一跃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封疆之臣,妥妥的拥有自治权利的土皇帝。

          可千万不要小看一个县。

          汉朝中后期封赏的侯爵,绝大多数都只有一个县的封地,这已经可以算是侯爵最高规格的封赏了。

          另外此举意义亦是非凡。

          这证明打今日起,曹老板对他的信任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丝毫不担心他有了自己的小封国后拥兵自重,最终养虎为患,否则又怎会如此放开手脚?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诸将的目光自是更加复杂。

          天朝人自古便对土地十分看重,尤其是严重依靠农业的封建时代,一块属于自己的封地便是毕生的梦想,就好像后世许多人住上了别墅之后,也依旧热衷于在院子里种上一些瓜果蔬菜是一样一样的,这既是情怀的坚持,亦是真正的归属。

          而吴良年纪轻轻便已经提前实现了这许多人求而不得的毕生梦想,如何能不叫人羡慕嫉妒恨。

          回头再看吕布那边。

          他皱起的眉头明显又深了一些。

          其实这“庸丘候”还不至于令吕布有多眼红,毕竟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,早在董卓时期便做过中郎将,封作都亭侯,后来杀了董卓与王允同掌朝政,他又做了奋武将军,进封温候,那可比吴良现在风光多了。

          他只是感觉自己在曹老板这里的地位受到了威胁,而且是颇为严重的威胁。

          原本他加入曹营又立下如此战功,自认为已经可以成为曹营的二号人物,日后定会极受曹老板重视,同时还可以据此向曹老板要来更多的兵马与粮草壮大自己的势力,至于再以后的事嘛,以后再说……

          但现在,却忽然杀出来吴良这么个程咬金……当然,这个时代还没有“程咬金”,吕布当然也不会用这样的说法,不过却是相似的想法。

          如此一来,他的重要性自是要打折扣,那么能够要来的好处自然也要打些折扣,最起码今后在向曹老板提要求的时候需要比之前更加注意尺度,毕竟他已经并非曹老板的唯一,并非没他便不行。

          使得,现在吕布已经开始重视吴良了。

          他迫切的想要了解吴良,搞明白吴良究竟有什么过人的本事。

          这便是已经将吴良当做了潜在的“敌人”,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,而最想了解你的往往也同样是你的敌人。

          “除此之外,我还要赐吴将军一方特别的铜印。”

          曹老板说话的同时,戏志才很合事宜的走上前来,手中捧着一个用红布包盖起来的小东西送到了曹老板面前,曹老板将那红布掀开,露出了一方印面规格大概5*5CM的虎首小铜印。

          曹老板将那铜印拿在手中,正色说道:“此铜印上的字迹由我亲自书写找工匠镂刻而成,共有‘一印在手,有求必应’八字,此印便交由吴将军掌管,即日起我将派人知会各级州、郡、县,只要在我的属地之内,吴将军亮出印绶证明身份并手持此印,便可畅通无阻便宜行事,若吴将军有所要求,各级州、郡、县官员也需鼎力配合协助,不得有误,否则那便是不将我放在眼中!”

          “这……”

          吴良顿时惊住。

          曹老板这是赏了他一把尚方宝剑啊?

          不过曹老板既然特地提到了“州、郡、县各级官员”,即是已经给这方铜印划定了适用范围,这玩意儿只对府衙官员有用,对曹老板的军队肯定是没有任何作用。

          就算如此,也不可否认这方铜印的权利,吴良拿了它就等于变成了曹老板派出的“zhong央xun视组”,办起事来简直不要太方便。

          当然。

          吴良心中也清楚,曹老板给他这么一方铜印其实并不是教他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,而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支持瓬人军的工作。

          只是铜印嘛……

          此前拿到“太公印”的时候,吴良看到上面“太公赐福,百无禁忌”八字,便已经猜测“太公印”可能便是民间传说曹老板赐给发丘中郎将的“发丘印”,因为其中六个字毫无差别,“太公”与“天官”二字亦是发音相近,在民间流传的过程中很容易混淆。

          并且后世也从未有人见过“发丘印”,传说那玩意儿早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毁去了,谁也无法证实它的真实性,只能根据民间传说猜想。

          现在再见到这方曹老板特制的铜印,吴良忽然又产生了另外一个猜测。

          或许历史上的“发丘中郎将”其实是拥有两方铜印,一方乃是他此前找到的“太公印”,而另外一方则就是曹老板现在才赐予的“有求必应印”。

          这两方铜印合在一起,才是完整体的“发丘印”。

          “太公印”可行走于阴阳相接之地,护身辟邪,鬼神皆避。

          而这“有求必应印”则可畅行于世俗之中,一印在手,百无禁忌。

          如此方可保“发丘中郎将”一行无处不能去,无墓不能掘,便宜行事,无人可阻,无鬼可挡……

          “哗——”

          诸将听了这“有求必应印”的功用,瞬间又陷入了哗然之中。

          如果说方才将吴良封作“庸丘候”是重视,那么如今再赏赐吴良这方铜印,那便已经是对吴良无与伦比的信任与纵容了!

         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在曹老板的地盘之内,谁拿了这方铜印,谁便是曹老板第二。

          这已经不再是什么殊荣,而是实实在在的权力,仅次于曹老板的权力啊!

          权力是什么?

          权力就是钱财,就是地位,就是身份,就是名望,就是美人……总之只要拥有足够大的权力,你想拥有的一切都将手到擒来,甚至是主动送上门来。

          眼红!

          如果说吴良被封做“庸丘候”已经足够令诸将羡慕嫉妒恨了,那么如今这方“有求必应印”已是真真切切的为吴良拉来了仇恨。

          而这仇恨自然并非只是来自吕布一方,同样也来自曹营的诸多将领。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吴良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些将领们投来的饱含战意的目光。

          赏赐差不多就行了,若是给的太多,自会有人心中不服不爽,继而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,将他当做一个清晰的目标。

          也是这一刻。

          吴良发现吕布一方与曹营将领竟是仿佛瞬间统一了战线,隐隐之中有一种同仇敌忾的意思。

          好在吴良平日里根本就不参与军事,与这些将领也没有什么来往,倒并不担心什么人在关键时刻、尤其是战事之中给自己使绊子坑害于他。

          或许曹老板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,才下了这剂猛药吧?

          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刺激曹营将领与吕布集团,告诉他们只要敢立功曹老板就敢封赏,而且不只是要立功,还要立大功立奇功。

          而将吴良这个并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家伙设为典型去拉仇恨。

          曹营将领与吕布集团便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稍后的庆功宴上无论谁得到的封赏多一点少一点,反正也肯定没有吴良这个招人恨的家伙多,双方皆是感同身受,哪里还有心思互相比较,哪里还有那么多不满?

          当然,也是吴良这次同样足够争气,才使得曹老板决定如此行事。

          这些人就算再眼红,恐怕几十年内也没人能够立下吴良这样的奇功,因此哪怕赏赐的再过分,这些家伙也没办法公开表示不服,否则那便是自取其辱,你行你上啊?

          除此之外。

          吴良还发现,吕布此刻除了紧紧蹙眉,目光也比此前锐利了许多,仿佛要用目光滑坡他的皮肤,看透他内里的一切。

          吴良相信,这场庆功宴结束之后,吕布一定会命人仔仔细细的打探他的底细。

          而吴良也会做同样的事情。

          他甚至不介意与吕布进行一些近距离的接触,察木王子此前看出吕布身上拥有比他更加浓厚的气息,吴良对此很好奇,也很感兴趣……

          就在这时。

          “另外还有一件喜事!”

          曹老板接着又笑呵呵的大声说道,“此事你们有些人应该已经有所耳闻,有些人却还并不知道,正好借着今日诸位都在,我便将这件喜事正式宣布出来,令这场庆功宴喜上加喜……吴将军与我之长女曹旎情投意合,我已同意了吴将军的请求,决意将曹旎许配于他,如今已经立下婚约,待日后择个良辰吉日再完婚,到时定请诸位前来痛饮,不醉不归!”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汇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瞬间越发犀利了起来。

          吴良不由苦笑……我的曹老板,行了吧,你这是搁我身上叠BUFF呢?

          喜欢曹操喊我去盗墓请大家收藏:曹操喊我去盗墓我站更新速度最快。
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56xs.com